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情感口述 > 正文

全彩无翼乌之老师生性5 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桌

08-30 情感口述

全彩无翼乌之老师生性5 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桌

李文明被揍的连连求饶。

贾鱼看打的差不多了,这才停下手,扯着李文明满是鲜血的白衬衫冷声问:“老东西,以后你还敢不敢欺负小姑娘了?”

“不敢了,不敢了……”李文明被打怕了,自己真不是这小子的对手,同时他也奇怪,好好的,哪里跳出这么个叫贾鱼的愣头青哪!

“行!老子今天信你一次,不过老子也不怕你报复,老子叫贾鱼,想报复随时欢迎。”

李文明下意识点头:“好。”

刚说完好,又觉得不对马上摇头:“不好,哦不,我绝对不敢报复,不敢……”

“行了,给老子滚吧!”贾鱼松开他,又冲他屁股踹了一脚。

李文明连滚带爬的跑到楼下,开车直接奔县医院而去。

贾鱼到卫生间洗了下身上的血,基本上都是李文明的,就想去安慰安慰柳如眉。

而且,自己救了她,是大美女镇长的救命恩人,这大美女镇长肯定不能忘恩负义,没准还能以身相许啥的呢。

想到这里,贾鱼加快脚步,三步并作两步进了柳如眉的房间,反手把门关上。

“柳镇长,你放心,坏人已经被我打跑了,你没事了,嗯?柳镇长,你这是干啥?”贾鱼一本正经的话,说到一半却愣住了。

只见柳如眉媚眼如丝的看着他,俏脸变得绯红,小手搭在胸前,解开白衬衫上的纽扣,那硕大的凶器瞬间展露出来,让贾鱼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太大了,太白了。

“我要……”柳如眉看着贾鱼,红唇张开,吐气如兰的说道。

她接着拉过贾鱼,凶器在贾鱼身上轻轻磨蹭,然后就趴在了贾鱼身上,一边撕扯贾鱼的衣服,一边胡乱的亲吻。

柳如眉身上热的发烫,像是火热的吸盘,要把贾鱼给吸进自己的身体中一样。

“我靠!住手!死道破!”贾鱼大叫,想挣脱开,却没想到柳如眉的力量竟然变大了。

他忽的注意到床头柜上那一瓶解酒药,抱着如同贴树皮一样的柳如眉,贾鱼来到床头柜前,抓过那瓶解酒药,放在鼻前闻了闻,一下恍然大悟。

这是苍蝇水,而且还是SSS型的。

华夏国一般保健品店的苍蝇水,充其量一个S,在国外苍蝇水的强度能有SS就很高端了,SSS型是禁售的,这种东西也能搞到?

而且这饮料中勾兑了大量的SSS型苍蝇水,一般下药,只要滴上几滴就可以了,这样的浓度显然是一瓶都放饮料里了,现在柳如眉喝了大半瓶,已经神志不清了。

这样SSS型的,要是找不到男人解决,身体可是要废掉的。

贾鱼咬了咬牙,虽然他不愿乘人之危,但要是不帮忙,柳如眉的欲火发泄不掉,会撕烂自己的皮肤,甚至是血肉,那样一个绝世美人就香消玉损了。

贾鱼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贾鱼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刺啦!

柳如眉把最后一件小衣服扯掉,扑倒在贾鱼身上,奋力亲吻着贾鱼,娇躯一个劲的往贾鱼身上贴。

“大姐!我就带来一件衣服!别扯了,扯坏了我没的换了!大姐你先等一等!”柔软的触感让贾鱼沉沦,但他却努力挣脱出来,掏出砖头一样的手机放好位置,开始录像。

“救命啊!不好啦!强奸妇男啦!”贾鱼大喊大叫,但很快就被柳如眉势头的压在身下,性感的红唇堵住了他的嘴巴。

一晚上,基本上没有停歇,直到外面传来了鸡叫声……

两人最后停下,柳如眉也瘫软的倒在了贾鱼的怀里,俏美的脸蛋沾染着红晕,极为的诱人。

贾鱼得空呼出口气,满身被咬的,掐的,一块青一块紫的,不过他整个人像是得到了无线的升华,那种感觉像是羽化成仙最后进入了天堂一般,别提多美妙了。

呼呼……

贾鱼美美的叹了口气,他早就不是初哥了,也是老司机了,但目前为止,经历过的女人只有柳如眉最好。

主要是在药物的刺激下,能够放得开,给了贾鱼极大的满足。

又过了两个小时,天光有些大亮了。

忽的,一阵手机闹铃声响了起来。

柳如眉睡意惺忪的起身,抓了抓头发,像是在摸索什么,旁边一只手把她的手机递了过去。

柳如眉接过手机关了闹钟,说道:“谢谢。”

不过她刚说完,就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是果着身子,娇躯上还有草莓印,而她回过头,却发现一个男人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并且那男的也是什么都没穿。

柳如眉愣了三秒钟,接着张开小嘴,发出一声尖叫:“啊……流氓……”

“死道破!”贾鱼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咱们俩当中是有个流氓,但不是我,是你。”

“去死!”柳如眉直接抓过被单,把自己身子裹住,随后抓起自己的内衣和外罩跑到卫生间,看着大腿和臀部的青紫,气的她牙齿咬的咯咯响。

尤其是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无力至极且极为的酸痛。

很快穿好衣服,柳如眉从卫生间走出来,见贾鱼也已经穿戴好了,玉手抓过电话,按了110三个键。

“大姐,你可要想好了!强奸可是要判刑的!”贾鱼抢过电话,着急的说道。

“废话!我就是要把你送进监狱!而且我告诉你,我不会让法律判你死刑的,判死刑简直太便宜你了,我要判你无期徒刑,让你一生都在监狱中失去自由的煎熬~!”柳如眉恶狠狠地咬着牙,眼角却带着泪痕。

她的第一次啊,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丢了。

我擦,这大妞儿还真狠啊!搞得好像法院是她家开的似的,她说判无期就无期?

贾鱼一咧嘴:“大姐,你先冷静冷静,既然你也知道,强奸是坐牢,那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什么?”柳如眉咬牙切齿的问,恨不能把这个仇人嚼成碎渣,这个人渣。

“我有证据呀。”贾鱼说着把自己的砖头电话拿过来,放出一段视频给柳如眉看。

只见画面中,她紧紧地抱着贾鱼,一边亲吻还一边撕扯贾鱼的衣服,最后将贾鱼给推倒,又撤掉那碍事的大裤衩,最后骑坐在了贾鱼身上。

男人‘奋力挣扎’无效,仰头看天,无助的哭诉喊道:“救命啊!强奸妇男了!谁来管一管,谁来救一救我啊,谁要是救我,我愿意……愿意以身相许……”

接着,他的声音就被强烈的压制下去……

而压制他的,正是柳如眉烈焰般的红唇。

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柳如眉在这二十分钟整个石华了,嘴唇颤抖,脸色苍白,说不出一句话来。

贾鱼笑着把视频关掉,因为二十分钟以后,就是他开始主动,反向压制了。

 文学

“好了,你现在可以报警了。”贾鱼把砖头电话揣进了怀里,那意思是保留证据,还煞有其事的问:“柳镇长,你刚才说了,强奸得判无期?”

“你……滚开!”柳如眉面色惨白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过身去,掀开被子,抽出原本雪白的床单,只是现在这雪白的床单上,沾染了两朵梅花图案的血迹。

“柳镇长,没想到你竟然是……”贾鱼挠挠头,看着那血迹有些尴尬。

“我不是!我不是!”柳如眉回头狠狠瞪着他。

贾鱼还想逗她两句,但见她眼眶湿润起来,晶莹的泪珠滑落。

贾鱼心里一软,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己真操蛋啊!

“如眉,你放心,大不了我娶你,我负责还不行么,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在意。”

柳如眉低头擦干眼泪,面容再次变得冰冷,恢复了冰山女强人的气质,冷声道:“说!把事情经过说一遍,到底怎么回事!”

贾鱼简单的把事情陈述一遍。

而柳如眉也仔细回忆昨晚的情景,是李文明书记送她回来,好像说给她喝解酒药,接着就要强迫她。

柳如眉想起来了,不禁一阵悔恨。

“贾鱼!”柳如眉正色道:“我希望这就是一场梦,咱们就当没这回事!我不用你负责,而且……”

柳如眉一字一顿道:“你也负责不起。”

“如眉,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提上内裤就不认人呢!也太绝情了吧!”贾鱼像是吃了大亏一样。

“你……”柳如眉气的直哆嗦,眼里充满了委屈。

贾鱼见她又要哭,这大美人一伤心,自己心里都跟着难受,赶紧改口:“好,好,就当不认识。”

蹬蹬蹬!

忽的,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柳如眉顿时变了脸色。

二楼就她跟秘书张宁住,现在又多了个贾鱼,平时也没啥人来,这脚步声显然是张宁来了。

再一看床上的狼藉,柳如眉忙给贾鱼使了个眼色,两人慌忙收拾起来。

张宁本来要回自己房间,但见柳如眉的房门开着,就想过来打个招呼。

一进门,见柳如眉坐在桌子前,而贾鱼在她旁边站着,张宁顿时愣住了。

柳如眉手拨了拨胸前发丝,装着淡定说:“张秘书,早啊。”

“哦哦哦,柳镇长早,柳镇长早。”张宁慌忙回应,又奇怪问:“贾书记,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正在给柳镇长汇报工作,正汇报到13次,哦不,是第十三页……”

贾鱼这话像是提示一样,柳如眉脸腾的就红了,心想怪不得两腿这么痛,原来昨晚这么多次……这个混蛋,简直就是畜生。

柳如眉闭上眼睛,淡淡道:“行了贾书记,你汇报完了,去忙吧,张秘书,你也去忙吧。”

“好的。”张宁应了一声,见贾鱼不动,直接把他拉了出去。

随后房门关上……

柳如眉两手揉着太阳穴,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啊。

不顾家人的反对,非要来基层工作,希望有些成绩后去打家人亲戚的脸,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虽然女孩儿早晚都要嫁人,但贾鱼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柳如眉眼前再次浮现那半大小子一脸坏笑的脸,随手翻开他的档案。

贾鱼,男,19岁,家住瀚城桃花沟村,初中毕业(期间休学一年半)。

看到这,柳如眉差点哭了,一个初中就三年你还休学一年半?这初中文凭是怎么骗到手的?严格的说这家伙连初中生都不是,充其量一个小学毕业。

再往下看,父亲是农民,名叫贾发财、今年被桃花沟村评选为特贫低保户,又是泥草房重点危房户,少数贫困人口扶贫户……

“唉……”柳如眉叹了一口香气,不要贾鱼负责还没什么,如果真要这小子负责,捞不着啥,还得倒贴点,看来自己要吃一个哑巴亏了,可恶啊……

接着往下看,是说贾鱼两年前出去打工,记录不详,只是说打工,而后,在七月份,被委任为瀚城夹皮沟村的村书记。

“嗯?”柳如眉秀眉微微皱起,一个十九岁,初中没毕业,只有小学文凭的半文盲,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怎么可能就成了村书记了?村书记可是一村之长啊?

难道贾鱼家有后台?

或者市长不小心掉河里,被贾鱼发现,一通狗刨游过去把市长救了,市长就还他一个人情?

柳如眉正思考着,响起了敲门声。

“谁?”柳如眉冷冷问。

“如眉,是我,贾鱼啊。”贾鱼笑嘻嘻的把门拉开一条缝,然后挤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柳如眉冷声喝问,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贾鱼。

“如眉,我来找你有正事。”贾鱼自来熟的搬了把椅子坐在对面,本来想坐在柳如眉旁边的,却见这妞目光不善,随时都有可能咬人,还是坐对面安全一点。

“贾鱼同志,请你以后叫我柳镇长,不要叫我如眉!再这样,我把你的村支书撤了。”柳如眉冰冷的威胁。

贾鱼一缩脖子。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idongla.com/qing/qi2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