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内涵故事 > 正文

每天被两个老头玩_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07-26 内涵故事

每天被两个老头玩_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八年后的今天,我终于拥有了赵雅。

在我进入的那一刻,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我的心灵,都感受到了极大的愉悦。

赵雅也同样如此,她的喘息是那么的婉转悠扬,她紧紧环抱着我的脖子,修长双腿缠上了我的腰。

终于,在我狂风骤雨般的侵袭之下,我们两人几乎在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声音,脱力的瘫软在彼此的身上。

……

夜色渐浓,我搂着赵雅躺在床上,诉说着八年来我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小川你还记得吗?你十岁生日那天,我问你将来想找个什么样的老婆?”

赵雅的指尖在我的胸膛上画着圆圈,语气娇柔,再也有没往日那邻家大姐姐似的温婉,有的只是一个找到了幸福的女人的神态。

“当然记得,从那时候起,我可是将娶雅姐当老婆作为将来的目标呢。”

我轻笑着应了一声,同时忍不住轻吻着赵雅的额头。

从姐弟到恋人,我和赵雅对这样的巨大转变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就好像我们从很多年前,就应该是这样。

听到我的回答,赵雅脸上的幸福更加深刻了。

“小坏蛋,终于让你得逞了。”赵雅感叹似的说道:“那时候我只当你还不懂事,可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将你当成了我的全部了。”

说到这里,赵雅的语气中突然带上了些许落寞。

敏感的我并没有忽略掉这点异样。

“雅姐,你怎么了?”

“小川,你会不会嫌弃我年纪太大了,毕竟我比你大八岁……”

我哑然失笑:“雅姐不嫌弃我年纪小就好,我怎么会嫌弃你。”

我侧身吻住了赵雅的嘴唇,良久,唇分之后,我才继续说道:“在我心里,雅姐早和我母亲一样,是我最亲近的人了。”

“是这样吗……”

赵雅陷入了沉默,不过她接下来的话却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与自责之中。

“小川,等你眼睛好了,就跟我一起回家吧。”

赵雅提议道:“我爸妈这些年一直在催我结婚,这次领个男朋友回去,正好也满足了他们的心愿……”

这一次,换作我不声不响了。

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我对赵雅隐瞒复明的真相,到底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我能想象得到,如果赵雅知道我已经复明,并且对她隐瞒了两个月之久,她会有多么的伤心。

这几乎是相当于来自最亲密的人的最严重的背叛。

如果早知道赵雅心中是这样的打算,我怎么可能隐瞒事情的真相?

一时间,我只能支支吾吾的点头。

“好,等我眼睛好了,我就去雅姐家提亲。”

得到了我的承诺,赵雅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红。

“小川……”她的声音充满着诱惑。

“嗯?”我正处于骑虎难下的状态,有些心不在焉。

“再要我一次吧。”

没有男人能够承受这样的诱惑,我也是如此。

我整装待发,再一次压在了赵雅的身上。

我工作的地方叫做“玫瑰苑”,是一家规模不大,但是却颇为高档的按摩会所。

还记得16岁生日那天,赵雅忽然来了我家。

她带回来了一个生日蛋糕,为我庆祝生日。

在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赵雅告诉我,她为我找了一份工作。

显然,赵雅对于我工作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她怕我在社会难以立足。

现在一想,我才反应过来,赵雅对我的心思。

工作地点是在离我家不远的女人街上,有一家按摩会所在招聘学徒。赵雅告诉我,那家会所是她的朋友开的,服务的客人全是女人。

我很好奇为什么那家会所会招聘我这样一个盲人,赵雅告诉我,有些客人在按摩的时候,会嫌弃按摩师力气太小,因为那里的按摩师都是女人。

当得知我有机会养活自己的时候,我是兴奋的,因为虽然这些年我被照顾的无微不至,可我终究已经是半大小子,不再像当年那样懵懂迷茫。

我知道,母亲和赵雅不可能照顾我一辈子,我终究是要自立的,哪怕这个过程再艰难。

所以我欣然接受了这份工作,第二天,赵雅就带着我来到了那家按摩会所,一个叫做‘玫瑰苑’的地方。

玫瑰苑的老板孙玉茹是一个25岁上下的女人,虽然还年轻,可是身上却散发着成熟的诱人气质。

她总喜欢穿着一身艳红的旗袍,紧致的旗袍和她近乎于完美的S型身材相得益彰,高开叉的旗袍侧面,她那雪白的大腿来回晃动人,令人目眩神迷。

甚至偶尔一不小心,甚至能从那旗袍开叉的地方,看到她那轻薄短裤。

这是一个无时不刻不在诱惑着每一个看到她的男人的女人。

即便是后来早已与她相熟的我,在重见光明之后,也被这熟悉的陌生人给迷的神魂颠倒。

不过幸好这里是女人街,少有男士会出现在这里,所以这样的诱惑终究没有招来太多的饿虎群狼。

赵雅带我来到玫瑰苑,将我交给了孙玉茹,并嘱咐我认真工作之后,便离开了。

我有些怯生生的站在原地,感到了无比的恐惧。

毕竟那时的我是一个盲人,目不能视的我呆在一个充满了陌生人的陌生地方,我怎么可能不害怕!

不过我很快就脱离了这种紧张的气氛,因为孙玉茹告诉我,她希望将我打造成她们会馆的头牌按摩师。

她告诉我,我长的很清秀,年纪小,而且还看不见,几乎是天生为这一行而生的。

初出茅庐的我,哪里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许久的玉茹姐的对手,所以我很快就被她所描绘的前景所打动,认真的学习起了按摩的技巧。

因为我是盲人的缘故,玉茹姐并没有让我在人体模具上练习,因为看不到,我自然也不知道那些繁杂穴位的位置。

为了让我更快的学习,身为老板的玉茹姐,成为了我的练习工具。

后来,在我学有所成的时候,玉茹姐还告诉我,有些顾客会有一些特殊的要求。

我问什么要求,玉茹姐却不说,只是让我在她的身上尝试着各种各样按摩手法。而这些手法大多数都作用在玉茹身上的一些敏感部位。

或许玉茹姐并不知道,这些东西我早就在赵雅的身上学会了,如今在另一个女人身上施展,除了手感有些不同之外,我早已经轻车熟路。

而也正因为如此,我也有幸成为了第一个,将玉茹姐的美妙身体探索的淋漓尽致的男人。

……

周末,是玫瑰苑最忙碌的时候。

我与赵雅结伴来到玫瑰苑,她今天休息,闲来无事,恰好来玫瑰苑放松放松。

因为前些天,我和赵雅已经发生了关系,所以现在,我和赵雅的关系很亲密,基本上和恋人差不多了。

刚刚走进会所的大门,我们就见到了老板孙玉茹,她正站在门口,与一名风韵犹存的少妇交谈着。

那少妇姓张,会所的人都叫她张姐,我也是如此。

她是会所的熟客,也是我最忠实的客人之一,每次来会所按摩都会点名让我替她服务。

“小川来了,不过今天可没时间让你帮我按摩了。”张姐笑着与我打了声招呼。

 文学

“张姐是会所的贵客,只要说一声,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为你服务的。”我连忙答道。

“这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张姐被我的回答逗笑了,转而又对孙玉茹说道:“玉茹,咱们也是老朋友了,你说的事情我没意见,但是你得想清楚了,毕竟这玫瑰苑可是你安身立命的本钱。”

“再说了,还有小川这么优秀的员工在,我可听说了,咱们市其他的几家按摩会所,不是一次想要挖走小川了。”

见话题转到我身上,我连忙摆手道:“张姐,我能有今天全是玉茹姐的栽培,我哪都不会去的。”

“瞧瞧,这小嘴甜的。”

就在这时,孙玉茹却轻叹道:“张姐,实不相瞒,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实在是……哎。”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张姐劝道:“这事情再急也不急这一会,你回去再考虑几天,然后给我答复吧。”

说完,张姐便走进了停在会所门口的豪车,扬长而去。

孙玉茹目送张姐离开之后,又将目光放在了我和赵雅身上。

“小川,等会来给我按按肩膀,这几天一直没怎么休息好。”

说着,孙玉茹又对赵雅笑道:“阿雅,我先借你家小川用用了,你不介意吧。”

赵雅不介意的摆了摆手,有些担忧的问道:“玉茹,出什么事了?你刚才……”

“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了。”孙玉茹打断了赵雅的询问,步履匆忙的走进了会所。

我能感觉得到,孙玉茹的状态很不好,她的心里一定藏着什么事情,而刚刚她和张姐的对话也同样证明了这点。

但是既然她选择不说,我也没办法去追问,只是在心中替她暗暗担忧。

是孙玉茹将我培养成了一名优秀的按摩师,我每个月还从她这里拿到不菲的薪水,对于这个女人我是怀着感激之情的。

也正因为如此,我自然希望在孙玉茹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帮上她的忙。

我说道:“雅姐,我先去找玉茹姐了。”

“去吧,不用管我。”赵雅也是玫瑰苑的熟客,自然无需我来招呼。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idongla.com/neih/2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