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心情随笔 > 正文

我和妻姐出差我是你老师快拔出来好痛啊-风月无

09-06 心情随笔

我和妻姐出差我是你老师快拔出来好痛啊|风月无边

餐桌上摆着一束开得绚烂的红色月季,精致而漂亮,映衬着特意摆上的西式蜡烛,灯火与鲜花将餐桌渲染出温馨的气氛。

“是你诱惑的我,”齐凛扯开少年白色的衬衫,一粒粒扣子四处蹦开,“明明去了国外,你为什么回来?”

我和妻姐出差\\我是你老师快拔出来好痛啊|风月无边

将少年的双腿呈m状向两侧撑开,齐凛强势的挤入他的双腿间。

“你小时候不是说最喜欢大哥的么?”

齐凛的话说得毫无条理,可句句都将他身下的少年烙得战栗。

谁都知道齐家的小少爷是个书呆子一样的斯文孩子,极为乖巧听话,可这样一个人却在他二哥十八岁生日那天惊慌失措的冲出了齐家,当夜便让人买了飞机票去了国外,他母亲的亲族那边。

“那……那只是……只是……”

我和妻姐出差\\我是你老师快拔出来好痛啊|风月无边

他刻意避开二哥不在家时回来,可为什么一向不苟言笑的大哥也对他抱有这种心思?而他却又不小心吃错了东西,还和……还和大哥做了!

“不要……大哥……我们是亲兄弟……这是lun+luan!既然是错误,就不……别,出去……嗯……哈……”

齐凛一个沉身,将齐潇扭动想要逃开的身体死死的扣在原地,感受到他后xue的火热,俯身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

lun+luan?他曾经也因此顾忌着克制自己的情感,可是现在他想通了,他们又不能生孩子,既然没有隐患,他就不想让自己看中了这么久的人有一天被别人给叼了,不管是女人,还是……

我和妻姐出差\\我是你老师快拔出来好痛啊|风月无边

齐凛加快冲撞速度,感受到身下的少年也因此情动,听到他破碎的声音,他胸口中空缺的一块终于有了回暖。

“小潇……”

“……它太大了……会裂的……大哥……”

“呵!我不是齐瑾,你再怎么说我都不会松懈让你有机会逃开……乖,不会有事的……”

齐潇被迫承受与施予者完全不同的热情,他并非一个喜好运动的人,常年居于室内使他整个人非常的白和瘦削,可或许是齐家基因好的原因,他的身材并非扁平,反而瘦得得当。

齐凛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挤入那个幽深的xue口,即使事先做过润滑也不能完全顺利的到达最深,可是让心悦的是这正紧紧咬含着他的小嘴从不会和它主人一样拒绝他的疼爱。

“啪啪啪啪……”

沉甸甸的嚢袋和少年被抬起的臀相互撞击,配合着滋滋的水声发出响亮的声音。

齐凛从来都冷静自持,可是对于齐潇却从来违背他的理智。

他这弟弟虽然是男的,可他却着实天赋异秉,被他狠狠欺负的地方又湿又嫩,只是浅插几下就泛红,然后像小姑娘似的哭泣个不停。

北市

天色昏昏沉沉,入夜时便淅淅沥沥落下小雨,直到越来越大,后来汇成一流。

一幢修于郊外的别墅,中西混合的风格,融洽得当,绿化自然也是上佳。

四周往来无人,方圆百里都被圈入这个别墅的范围,空荡荡的路灯在雨中固执的照耀。

“慢点……”

二楼的窗内透出灯光,两道修长的人影在窗户上透得分明。

“嗯……”

“大哥……别……”

一张漂亮的脸蛋被强制转过去,一双含情带水的眸子含羞带怯,仔细看,这少年身形纤细如竹,却分明只穿了一件宽大的t恤,下面空荡荡的露着两条bainen却修美的腿。

少年身后是一个压抑着气息的男子,高大而压迫,他逆着光,西装革履,似乎从后面环着前面的少年。

“乖,给大哥看看……”

这话与语调极为不合,却带有极强的侵略性,“一张一合的小嘴竟然这么的垂涎着大哥的手指么?”

“啊……”

t恤下的起伏彰显着男人的不安分,少年以窗户为支撑点,却湿润了一双咖啡色的浅色瞳眸。

他胸前的两点被往来照顾,细白的脖颈被男人用舌尖滑过。

手指只入了一根,可被侵犯的少年却不受控制得到迷离了眼,身子软成了一滩水。

原本显得清冷的浅浅瞳眸蒙上一层水雾,唇口张合间吐出喑哑的声调。

将他紧拥着的男人呼吸也急促起来,他的手指入了一大半,可被他进入的那个温暖的地方却似乎贪婪得热情十分,才刚刚进入,那里便润出水来。

男人的眼带着几分灼热,他是尝过那里滋味的人,可却食之入髓。

“昨天晚上……”动情的声音性感得不像话,吐在少年耳际的气息暧昧不明,少年的心猛跳起来……

昨天……

整洁的房间,门虚掩,透露出一道光影。

本该在书桌旁看书的人却不在,书桌上散落着几支笔,几张空白的纸张,却分明有些不合这房间主人的习惯,特别是书桌的下面也散落了基本保护完好的几本书。

“啊……”房间内的浴室内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chuanxi与喑哑的声音,在这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十分暧昧。

“齐潇,你……”

门把扭动,门内外的两人都仿若入定一般。

正对着浴室,一个面色绯红的漂亮少年张着双腿,柔软的栗色短发被浴头中不断淋下来的水打湿,显得艳丽又可怜,更直击人眼球的是,少年双手正包裹的东西,和他口中来不及咽下的chuanxi。

“大……大哥……”

少年张着一双迷离的眼,浅色的眼眸如小猫一般,漂亮得惊人,他白色的衬衫都已湿透,下面早就脱得一干二净。

修长的双腿,腿间那挺立的东西,一览无余……

……

昨天晚上……

“我只是中了别人的道……大哥,你……我们不能这样……”

少年有了几分醒意。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idongla.com/mood/3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