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感人美文 > 正文

我和小三在厨房啪啪啪_撑开进入禁止的甬道bl(花

07-22 感人美文

我和小三在厨房啪啪啪_撑开进入禁止的甬道bl(花开半夏) 第0004章 闯进草丛


     
    在白玉儿的主动引导之下,手指没走半点弯路,顺利抵达了,然后逆流而上。进去大约三分之一后,白玉儿撒手不管了,任由何雨轩独自玩耍。
    
    没了白玉儿的控制,何雨轩显得特别激动,完全掌握主动权之后,突然加快了速度,恨不得一下子完全进去。
    

 文学

    一片湿滑,食指齐根而没。
    
    何雨轩试着继续深入,却被拳头挡住了,只能到达这个深度。血腥味能不能引出蚂蝗,他心里真的没底。
    
    为什么会这样?他的手指好热啊!好像一团火似的在里面焚烧着。要是这样持续下去,整个身体都会燃烧起来。
    
    何雨浩和自己的手指都进去过,从来没有这种灼热的感觉。幸好何雨轩没有乱动。否则,又要丢人现眼了。
    
    白玉儿屏住呼吸,咬牙忍着那股灼热激起的快乐。
    
    “嫂子,里面有动静吗?”何雨轩动了一下指尖,感觉什么都没有。
    
    “好像在动了。”白玉儿悄悄瞄了何雨轩一眼,见他仍旧闭着眼睛,暗自松了口气,闭上双眼用心感受,感觉里面有东西在蠕动,正在向出口移动。
    
    “千万别乱动啊!放松点,不要紧张。”何雨轩悄悄松了口气,左手松开裙子,轻轻拍着她的大腿。
    
    肌肤相亲,丝滑般的快感过掌心传遍了何雨轩全身。掌心的灼热通过皮肤涌进体内,令白玉儿心里又是一阵激颤。 
    
    “轩儿,你的诊所哪天开张?”白玉儿怕自己当场失态,只能用聊天的方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这个月18号。”
    
    “到时我一定去捧场。”
    
    “谢谢……它开始吸我的手指了。”何雨轩感觉指尖痒痒的,伤口有点疼痛。应该是蚂蝗正在伤口处吸血。
    
    “谢天谢地!终于快要把这该死的东西弄出来了。”白玉儿吐口热气睁开了双眼,发现何雨轩脸上全是汗水,背心的开口处也湿了一块。
    
    “轩儿,别这样紧张。真的失败了,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你看看,你全身都是汗水。等会儿,去水潭洗洗吧!”
    
    “我本来就要去水潭。”
    
    “你去干啥?”
    
    “收集蚂蝗。”何雨轩解释说。
    
    稻田里虽然也有。可田里打了农药,蚂蝗体内有残留的农药,药效大打折扣,远不如药王山水潭里的蚂蝗。山里虽然有山蚂蝗,却不好收集。
    
    “你会炮制吗?”白玉儿眼底闪过一丝欣赏之色。他学的明明是临床医学专业,居然会炮制中药,真了不起。
    
    “一般的常用中药,我都会炮制。春末夏初采摘的常用中药,我都是在这山上采的。节约了很大一笔成本。否则,我也没钱开诊所。”何雨轩嘴角浮起一丝苦涩。
    
    药王山上的水潭很古怪,一年四季永远不会干涸。潭里有许多蚂蝗,一般人不敢下去。何雨轩正好可以捡便宜,随时都能免费弄到高质量的蚂蝗入药。
    
    “傻轩儿。你以后缺钱,就给嫂子说。我知道,你和小明他们之间有点误会。可我们始终是一家人啊!你要是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白玉儿抓起打底裤给他抹汗。
    
    “谢谢嫂子。以后需要帮忙,我会找你的。不过,我必须提醒嫂子一句。回去之后,我们必须保持距离。要不,你男人会不高兴的。”
    
    “讨厌!什么你男人、你男人的。我男人,不是你哥吗?你不知道叫哥啊?轩儿,男人要大度,不能这样小气。”白玉儿翻着白眼哼了一声。
    
    “他确实是锅,却是一个破砂锅……”何雨轩用土话顶了一句。
    
    “轩儿?”
    
    “嫂子,你用不着这样大声。你到周家不久,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恩怨。当然,我不会怪你……好啦!不扯这些没用的玩意儿了。你别动啊!我要抽出来了哦!”
    
    “嗯!”白玉儿轻轻点头。
    
    “这条蚂蝗,肯定是雄的。”何雨轩小心翼翼的抽动手指,确定蚂蝗一直吸附在指尖的伤口上,到了边缘突然加快速度,迅速拔了出来。
    
    “该死的,我拍死你。”白玉儿憋了一肚子气,见蚂蝗吸在何雨轩的指尖上,正在扭曲蠕动,伸手抓了过去。
    
    “不要……不能怪我啊!”何雨轩担心白玉儿把蚂蝗扯断,要是吸盘留在伤口处就麻烦了,还容易感染。为了闪避白玉儿抓扑之势,他突然睁开了双眼。
    
    情急之下忘了白玉儿不但张着两腿,裙子也没有放下去。刚睁开双眼,一片凌乱黑色赫然入目。他瞪大双眼死死的盯着,再也无法移动目光了。 
    
    “你……流氓……下流!”最私秘的地方被别人看了,白玉儿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用力夹紧两腿,手足无措的放下了裙子。
    
    “屎轩儿,你这个坏东西!还看?我戳你。”白玉儿双颊通红,快要滴出血来了,发现何雨轩还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小腹,食中二指向他眼睛戳去。
    
    “最毒妇人心。我刚帮了你,手上还沾着你的水呢!你就要戳我的眼睛,太黑了吧?”何雨轩顺势一滚,避开了她的小手。
    
    “今天的事,你要是敢乱说,我饶了不你。”白玉儿当然不是狠毒的女人,刚才只是吓吓何雨轩,见他躲开了也就不追究了。
    
    想到下面还是空荡荡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白玉儿抓起小裤和湿淋淋的打底裤,一溜烟的逃进了鼠尾草深处,蹲着身子开始穿裤子。
    
    “小蚂蝗,你真是艳福不浅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死了也值。”何雨轩在右手食指处弹了几下。
    
    受到震荡,蚂蝗很快就自动松开了。划出一道青绿色的弧线,蚂蝗迅速落地了。何雨轩一脚将它碾成一滩血水,然后向水潭方向走去。
    
    “你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老子一定会好好的招呼你。扒光之后,拍一堆艳照放在网上,看你以后还能高傲不?”
    
    何雨轩一边走路,一边思索诊所开业的相关细节,反而忘了四周的情况。快到水潭边了,半人高的丝茅草里面响起一阵猥琐的声音。
    
    他愣了一下,放开步子向那片丝茅草走去。何雨轩进了草丛,看清里面的情况,两只眼睛越瞪越大。
    

第0005章 从了


     
    半人高的草丛里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侧身对着何雨轩,看不到他的脸。女的在何雨轩两点方向,可以将她看得一清二楚。
    
    何雨轩猫在草丛里,细细的打量了起来。
    
    那是一张完美到极致,任何人都无法挑剔的绝美脸庞。眉目如画,肌肤如玉。嘴似樱桃,勾人心魄。双唇饱满,却泛起一丝病态的苍白。
    
    如果兰玉儿是瓜子脸的极致。这个金发美女绝对是锥子脸的极致。在何雨轩的记忆中,真的找不出比这张更精致的锥子脸了。
    
    只说五官气质,她和兰玉儿在伯仲之间。可她的身材似乎比兰玉儿更好。纯黑色的紧身背心被强行撑了起来,两只硕大仿佛要破衣而出那般嚣张。
    
    她们两人最大的不同是兰玉儿妩媚温婉,娇而不艳;金发美女却冷若冰霜,艳若玫瑰。尤其是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傲和冷冽。
    
    何雨轩觉得,这金发美女可能不是青山镇的人。因为青山镇找不到可以和兰玉儿媲美的女人。可这个美女的魅力居然比兰玉儿更胜一分。
    
    她的冷艳与高傲更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也更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望。不过,一般男人真没勇气去招惹她。
    
    怎么有点眼熟呢?是不是以前在哪儿见过她啊?
    
    看着那张冷若冰霜,艳若玫瑰的完美脸庞,何雨轩觉得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却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儿见过。
    
    他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在梦里。 
    
    金发美女此时有点狼狈,更多的是愤怒和无奈,身子微微发抖,胸口剧烈起伏着。随着凌乱的呼吸节奏,两只肥硕不规律的颤动着,荡起了滚滚的汹涌波涛,勾魂夺魄。
    
    何雨轩大感好奇,猫着腰绕到了肥胖男人的前面。看清那张油乎乎的满月脸和标志性的水泡眼,他差点笑出了声。
    
    他认识这货,曾经还打过交道。
    
    王文田,大王村医疗室的医生,算得上是老中医了。原来是赤脚医生,医改之后考了证,摇身一变成了挂牌的乡村医生。
    
    这家伙医术很是一般,没有半点医德。他眼里和心里只有利益,永远是利益至上。只要有利可图,从不在乎病人和家属的感受。
    
    王文田借工作之便,经常和村里的妇女乱搞男女关系。上过床的有多少,很难说清楚,被他占过便宜的中青年女人,至少有七成左右。
    
    王文田也就这点出息了,除了贪财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好色。不管是贪财或是好色,都是靠下流手段巧取豪夺。看病乱收费,收黑心钱。行医骗妇女,乱占便宜。
    
    “王文田,你就是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不管怎么说,一笔难写两个王字。我们好歹是家门,你居然这样对我,不怕天打雷劈吗”金发美女咬牙切齿的瞪着王文田。
    
    金发美女叫程梓彤,是青山镇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毕业于华西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八年直博学生。
    
    程梓彤上个月收了一个虚劳的老病号。该用的药和方子都试过了,一直没什么效果。她听一个老中医说,百年老鳝能治虚劳。
    
    她打听之后,知道药王山的水潭里有一条百年老鳝,为了治好那个老病号,她一个人带着工具进了药王山。
    
    她的点儿很背,早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进山之后没多久就拉肚子。已经拉了四次了,拉得四肢无力,手脚发软。
    
    更背的是,在这儿遇上王文田这个老色鬼。王文田不但不帮她,反而落井下石趁人之危,要在荒山野岭之中侮辱她。
    
    “贱人,这是你自找的。你不是很清高吗老子偏要把你踩在脚下。”王文田挺着圆滚滚的啤酒肚逼了过去。
    
    王文田要这样侮辱程梓彤是有原因的。除了花心好色想玩大美女之外,更多的是为了报复。
    
    半个月前,程梓彤坏了他一桩生意。
    
    那天他在青山镇医院门口遇到一个发痧的病人,看对方很有钱的样子,他贪心大起,胡说八道的欺骗对方,说是得了胃癌。
    
    他说得唾沫星子飞,即将说服对方接受他祖传秘方治疗之时。程梓彤吃了午饭从外面回来,正好碰上此事。
    
    那人是她以前的患者。她一眼就看出此人是发痧,当场掐了对方的合谷穴,很快就好了,一下就变得生气勃勃的。
    
    程梓彤冷笑数落王文田,说他眼里只有利益,为了赚钱,居然狠心的欺骗病人。这种毫无医德的骗子,简直就是医疗界的败类,压根就没资格当医生。
    
    王文田仿佛被人狠狠打了几个耳光,不但白白损失了一笔大生意,还当众被人打了脸。从那一刻起,他就恨透了程梓彤。
    
    正常情况下,他也没胆量去镇上报复程梓彤。可老天爷给了他一个报仇的机会。他今天到药王山抓乌梢蛇泡药酒,意外遇上了程梓彤,恨如潮涌,决定狠狠的报复她。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叫人了。”程梓彤两臂抱胸,颤抖着不断后退,一个踉跄,仰摔而倒。
    
    “程梓彤,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过来。你还是乖乖的从了老子吧!”一见程梓彤自己跌倒了,王文田乐得浪声大笑,纵身扑了过去,一手按住程梓彤,一手向胸口抓去

>>>>本文《花开半0夏》全文在线阅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ask.nidongla.com/meiw/w1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