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感人美文 > 正文

情非得已-奶头被老男人吸肿_征服了高贵的美熟妇

07-22 感人美文

情非得已|奶头被老男人吸肿_征服了高贵的美熟妇局长

被陈二牛搂住的时候,林雨发现她特别敏感,满脑子都是从墙壁孔洞里偷看到的画面,稍稍亲吻抚弄一阵,就气喘吁吁的来了兴致。

前面几次接触,她还保留着有夫之妇的矜持,可眼下环境十分僻静,四周不大可能有旁人出现,她埋藏在心底的欲望就逐渐浮出水面。

等陈二牛从档门拉链出放出尺寸骇人的巨物,林雨不由目瞪口呆。

男人的东西居然可以长到这么大?

林雨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下意识便伸手握住,用掌心和五指感受着那东西的壮硕和坚硬。

陈二牛被搞得倒抽冷气,迫不及待的摸进林雨内裤里,搜索几下以后,终于感觉到了女人秘密花园中最敏感的凸出点。

那地方早已泛滥成灾,陈二牛用指肚在林雨的敏感地带来回搓弄,很快便激起断断续续的水渍声,啪叽啪叽的,特别能挑动人的神经。

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汹涌而来,林雨的双腿几乎无法站立,只得扶住面前两根玉米杆,才没有瘫软下去。

陈二牛空着的手顺着她肚子一路往上,轻车熟路的探进衣摆,再挤进内衣缝隙中,逮住她丰满的大白兔轻轻揉捏。

“二老婆……你的胸好软……比春花儿的摸着舒服多了……”

陈二牛舔着林雨的后脖子说到。

“胡……胡说……春花儿的胸比我大……你净会……净会哄人……”

“我说真的。最喜欢你的屁股了,好圆好翘,看着就想立马刺进去……”

随着陈二牛手上挑逗的速度加快,林雨已经完全沉浸其中,被身体的渴望控制了思维,完全没办法搭腔了。

陈二牛拿命根子在林雨屁股上磨蹭几下,终于扯下她内裤,往她双腿之间溪水潺潺的地方顶了过去。

“二老婆,我要来了!”

 文学

林雨还没回过神,就听噗叽一声,陈二牛的雄壮之物已经没入半截,排山倒海的撕裂和饱胀感无比强烈,差点令她窒息。

那是林雨从未有过的体验,仿佛在地狱与天堂间迅速流转,极致的疼痛与极致的爽快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到底哪边更多一些。

停顿片刻,陈二牛开始前后运动。

起先还比较轻柔,等林雨绷紧的身体逐渐缓和下来,他便加快速度,用力往前拼命撞击,恨不能将怀里的女人捅个对穿。

他掀起林雨的衣裳,又推开当中的胸罩,从背后握住那对不停晃动的鼓胀大白兔,让挤出的嫩肉从指缝中漏出来。

林雨盈可一握的纤细腰肢,和丰满挺翘的屁股形成诱人的曲线,让陈二牛看得血脉沸腾,忍不住生出想要缴械投降的冲动。

而林雨只跟宋志强有过亲密行为,从未想过男人的宝贝居然会如此强悍,陈二牛还没动几下,她就舒服得嗯嗯啊啊叫个不停,眼看着就要飞上云端。

陈二牛边挺腰冲刺,边舔着林雨的脸颊嘟囔到,“二老婆……你怎么这么紧啊……嘶……我快到了……”

有股热流迅速汇聚到他小肚子处,很快就要喷薄而出。

陈二牛赶紧把住林雨的细腰,用尽最后的力气疯狂往前猛顶,直撞得林雨的呻吟绵密到几乎连成一片时,终于咆哮着挺动了最后几下。

几声响彻山野的啪啪啪之后,陈二牛气喘吁吁的搂住意识模糊的林雨,不让她瘫软到地上。

事后两人都有些后悔,也有点后怕,便收拾东西一前一后回了家中。

林雨尽力保持原来的模样,甚至刻意跟陈二牛疏远一些,以免被人瞧出端倪。可夜深人静,她眼前总会浮现出玉米地里的情景。

她按捺下冲动,对宋志强比之前更好,想弥补心中的愧疚。

直到,她感觉到宋志强有点不对劲。

林雨和陈二牛的事,宋志强一点都没发现,因为他的心思就没在老婆身上。

每天看着胸围丰硕的杨春花,在眼前悠然自得的晃来晃去,他裤裆里的东西就十分不老实,常常撑起帐篷让他尴尬。

当初和林雨谈恋爱又结婚,不光因为她长得漂亮,主要是看上她身材苗条却有着异常丰满挺翘的屁股。

成熟的男人喜欢臀,只有幼稚的小鬼才喜欢胸。

这是宋志强和他朋友达成的共识。

但住进陈二牛家里,见到杨春花以后,宋志强的思想就变了。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就会被杨春花吸引,准确的说,是被杨春花饱满的胸脯所吸引。他真的很想揭开杨春花的衣服,看看那对招子到底有多惊人。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和了解,他发现杨春花是个外表传统,但内心奔放的女人。

于是,他一直在寻找机会,想尽各种办法跟杨春花套近乎。

鉴于杨春花的男人时常在家,而且陈二牛体格健壮不太好惹,宋志强就专门了解了他们两口子的作息规律,以摸准时机下手。

平日里偶尔陈二牛下地,老婆林雨又不在跟前的时候,宋志强就会明里暗里的撩一撩杨春花。

感觉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就准备下手了。

那天晚上,吃饭完以后各自就寝,宋志强脱光衣服准备上床睡觉,却听见厕所那边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他立马想到什么,对林雨谎称说要去尿了尿,便批了件衣服溜出房间。

路过陈二牛房间外面时,他透过窗户边的缝隙偷偷往里瞧,见陈二牛已经躺在床上呼吸均匀没了动静,貌似已经睡着,便确定在厕所洗澡的人肯定是杨春花。

宋志强心潮澎湃,终于可以一睹觊觎许久的大胸脯的风采。

蹑手蹑脚的溜到厕所门外,就听里面哗啦啦的淋水声不断,应该还没洗完。

宋志强沿着外墙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两块土砖之间的一道缝隙,赶紧蹲到地上,扶正眼镜儿朝里面一窥究竟。

古有贵妇出浴,今有春花淋澡。

这是当时宋志强脑子里生出的第一个念头。

厕所里用大木盆子装水淋澡的人确实是杨春花,而且好巧不巧,杨春花正面朝着这边,拿小盆子往一丝不挂的娇躯上淋热水。

在略显朦胧的腾腾蒸汽中,杨春花胸前那对挺拔的大白兔若隐若现,看上去足有西瓜大小,即便双手齐上也不一定能捧住。

她用小盆子舀起一些热水,从脖子两边浇下去。

那透着电灯光的晶莹水珠,便顺着她光滑的脖颈滑落,汇聚到双峰之间的深沟,形成道不粗不细的缓缓水流,最后隐没于小腹处茂密的黑森林中。

整个画面香艳扑鼻,宋志强差点没流鼻血。

不过很快杨春花就洗完了,简单收拾就拉门出来。

没看过瘾,宋志强懊悔不已,却突然发现,杨春花似乎没穿内衣,就套了件陈二牛的大褂子,走起路来两颗大白兔震颤不停,特别惹眼。

宋志强将心一横,装作着急上厕所的样子,赶在杨春花出来之前,冲进厕所将门关上。

杨春花半天才反应过来,护住胸口小声道,“宋……宋老师……你还没睡啊……”

宋志强堵在门口没动,“哎呀!这么巧呢!在厕所都能遇到,真是有缘分哈,嘿嘿……”

见那男人的目光始终在自己胸前打转,杨春花立马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嘟嘴道,“宋老师是知识分子,哪里会跟我们这些乡巴佬有缘分……”

“这话说得,农村城里都是人,大家是平等的嘛。再说了,像春花儿这么标致的姑娘,反正我在城里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

女为悦己者容,这话是有道理的。

杨春花羞涩道,“宋老师别开玩笑了,我就是个村姑,哪里谈得上标致……”

如果单纯论长相,其实杨春花只能算普通,但她胜在有股子风韵,比较容易吸引男人。现在再这么一娇羞,更是惹得宋志强心动不已。

宋志强咽了口唾沫说,“这个不用谦虚,好看就是好看。更不用说,你身材还这么……这么完美……”

说话的时候,宋志强拿手比划了个葫芦的形状。

从他进门到现在,已经过去好一会儿,杨春花穿成那样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宋志强就猜得出来,这女人对她确实也有意思。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ask.nidongla.com/meiw/w1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