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爱情故事 > 正文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我的女友小洁全文1-3

09-06 爱情故事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我的女友小洁全文1-3

没多久我震天动地的呼噜声就传了出来,但是母女两人却谁也没有丝毫的困意,一个是紧张的,而另一个却是激动。

尤其是夏菊姐听到春草好似烙饼似的辗转反侧的声音,更是不敢入睡。

一向睡觉不老实的我,再加上喝了那么多的酒,浑身燥热,从被子伸出腿一转身,一下子就搭在春草的身上。

本来就激动不已的春草吓得啊了一声,夏菊姐闻听骨碌一下就坐起来问道:“春草怎么了啊?”

吓得她也不敢做声,手捂住嘴巴心都快跳出来了。

夏菊姐仰着头看到了我的睡姿,思量了好一会这才爬起来,走到床边。小声问道:“春草,春草,睡着了吗?”

春草更不敢出声,因为此时的我不只是腿搭在她的被子上,甚至一只胳膊也顺势甩过去,当然熟睡中的我倒也没有啥放肆的动作。

当然这一切我是浑然不觉的,平日里睡觉也是习惯了这种睡姿,睡梦之中的我还以为是在家抱着被子呢。

夏菊姐看着直摇头,又低声喊了春草几声,见她还是没有回应,只好上前想要掰过腿将我拉回来。

可谁知道我反倒夹得更紧,搂的更死,夏菊姐试验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而且又怕用力过猛再吵醒春草。

看着我现在的样子,她无奈的叹口气,只好重新回到被窝里,更是打起精神竖着耳朵听着。

春草则是既紧张又激动,甚至还有点小渴望。因为我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撩开的被子开始混乱摸起来。

这反倒让春草认为我是在装睡,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这反倒让夏菊姐更是担心。因为平时春草睡觉可不会这么静悄悄的。

看来这个丫头还是醒着的,心里暗道小枸子你个臭小子,难道还真的想一个晚上就准备来个通吃不成。

虽然对于我跟春草的关系不反对,即便是发生点什么也是迟早的,可是也不能当着她的面真的就发生那种关系吧,这让她这个当娘的可怎么听得下去。

只好又低声喊道:“春草,春草,你到底睡着没?要不你下来跟娘一起睡吧!”

接连说了好几遍,春草更是不敢回答,甚至有些不舍。心里暗想反正这是我主动的,兴许也是酒精的作用,真的要是发生了什么,顶多也就算个酒后乱性,反倒有些渴望能继续下去,所以也就不去理会她娘。

我的手可不再只是搭在她胸前这么简单,反倒是开始胡乱抓了起来。

春草咬着嘴唇鼻子里也开始发出呼哧呼哧粗重的喘气声,夏菊姐可是听得真真切切。一直没躺下就这样黑暗之中死盯着床上的我们。

“春草,春草,你怎么了啊,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夏菊姐抬高嗓门追问道,而且听得出来她有些着急。

春草不只是额头上开始冒汗,浑身上下也是大汗淋漓,更加不敢吱声。

睡梦中的我听到了喊声终于醒过来,翻身看过去,“夏菊姐,怎么了啊?”

夏菊姐见状只好双膝跪在地上,爬到床边小声说道:“小枸子,不许胡闹,春草还是孩子,现在不能这样知道吗?”

一句话倒是把我说的有些蒙圈,“夏菊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行了,管好你自个,再有两三个小时天也差不多亮了,赶紧回家!”夏菊姐指着我的裤裆,我这才明白过来嘿嘿一笑。

被她这么一闹我反倒也没了困意,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傻笑着。

“这么好的机会,母女通吃怎么能错过呢!”我扭头看了眼地上的夏菊姐,看到她正瞪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冲她嘿嘿一笑又转过身面对着春草的后背。

能够清楚的看到,估计是春草热得有些难受,只好偷偷伸出一只手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小丫头还跟我这装睡是吧,索性就逗逗你!”我又等待了几分钟后,睁着眼发出了鼾声。

很快也听到了夏菊姐躺下去的声音,不过她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依旧是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

也知道她肯定没睡也不敢太过放肆,但还是偷偷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脚,偷偷的溜进春草的被窝里,顿时就感觉到里面潮乎乎的。

看来这小丫头出了不少汗,那索性我就作件好事帮你凉快凉快。想到这儿恶作剧般的,轻轻抬起腿将她的被子撩了起来。

瞬间的凉爽让我清楚的看到春草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下,不对,也许是因为我的脚趾头碰到了她的小腿的缘故。

比她娘还敏感,继续抬着头朝上撩着,自己的第三条腿也没闲着,也在同步顶着架起小帐篷,这滋味还真的不好受。

于是探手一把将它从里面掏出来,让它也凉快凉快。

我能够感觉到春草的身体开始用力的绷紧,有意思有意思,我倒要看看是你能装,还是地上你娘能装。

在春草的腿上开始摩擦着,甚至曲起腿朝她的大腿行进着。

此时的春草只觉得脸上好似冒火一般,手死死的捂住嘴巴生怕把持不住就喊出声来。

躺在地上的夏菊姐看不到我的小动作,但是此时的异常安静倒是让她也觉察到不正常,竖着耳朵不放过任何的声响。

可是我的鼾声完全盖住了春草紧张的喘息声,脚趾头已经爬上了丘陵,紧绷绷的倒是蛮有弹性,更让我激动不已的是她居然下面没穿。

这丫头该不会平时喜欢裸睡吧,我诡笑着在丘陵上慢慢的朝下滑着,朝着那道水沟滑去。

春草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抬手想要推开我的脚,而我哪能这么乖乖的撤退,反倒用力反抗着继续滑行着。

已经滑到谷底,春草差点喊出声,歪着头将脸压在枕头上。手臂用力的朝外推我,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她的着手点却是落在了帐篷外的小老弟头上。

一阵炎炎烈日中的冰爽瞬间透过她的指尖钻入了小老弟每一个汗毛孔内,这种惬意真的无法言表。

春草还在纳闷这是推到什么的时候,居然张开手继续试探着,“啊!”春草大叫一声。

夏菊姐听到后噌的一下从地上蹦起来,喊道:“春草,春草,你怎么了啊?”

一句话把我们两个也都吓得,一个抽回手,另一个则是撤回腿。

我还装出一脸无辜的转过身,看到夏菊姐正怒不可遏的用眼睛瞪着我,嘴里却继续问道:“春草,春草,你怎么了啊?”

春草哪还敢回答,只能是装睡。

我却笑着小声说道:“春菊姐,可能是春草妹妹做恶梦了吧!”

夏菊姐心里暗道,现在你个混小子才是最大的噩梦,只好清清嗓子说道:“小枸子,天也马上亮了,这个时候村里下地干活的人还不多,再等一会人都起床了你要出门就不合适了,赶紧回家吧!”

说着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就拽了起来,我极不情愿坐起来,扭头看到吓得一动不敢动的春草,转身指着她说道:“夏菊姐,原来春草妹妹睡觉这么死啊!”

“臭小子,行了别墨迹了,赶紧下来吧!”夏菊姐用力的朝床下拖我。

没办法也只好掀开被子,可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还昂首挺胸立在外面的小老弟。

夏菊姐倒是完全没想到,看着眼前一柱擎天的它,居然愣了一下甚至眼睛一眨也不眨。

见状我还故意冲她挤挤眼,夏菊姐的心顿时痒起来,暗道怎么会这么大,但是很快就回过神,嗔怪的眼神瞪着我,拿手指着它示意赶紧塞回去。

我不情愿的压着它塞进去,但还是支起了帐篷。夏菊姐将我赶紧拖下床,就在脚刚一落地的同时,我顺势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小老弟居然也一下子挤进了她的两腿间,她完全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大胆。在我腰间用力的掐了一把,我料到她会来这一手,硬挺着就算是疼也没喊出声。

夏菊姐哀求的眼神看向我,示意快松手。

我扭头看看依旧一动不动的春草,反倒更加的激动,原来偷的感觉这么刺激。低下头一下子扎进她的胸前。

夏菊姐生怕这一幕真的被突然起身的春草看到,只好拼尽全力的反手抱紧我,拖着我就朝门口走去。

总算是出了房门,来到院子里她推开我,压低声音吼道:“臭小子,要死啊,你就不怕春草看到!”

“看到就看到呗,大不了就实话实说,我就是喜欢你夏菊姐,我昨晚都说了一定会保护你们娘俩的!”说着我还想上前。

有所防备的夏菊姐倒退几步说道:“小枸子,昨晚的事情我就当你是喝醉的玩笑,我们不能在这样了,不然你会让春草很伤心的,而且也会让她恨我的!”

“可是,可是……”我低头看着帐篷。

夏菊姐不敢在低头看它,指着院门说道:“别再胡闹了,再不走,下地干活的人多了,你想走都走不了!”

 文学

“走不了就不走呗,大不了以后我就搬到你们家来住!”

“别胡闹了,小枸子,算姐求你了行吗,我真的不想让春草看到,快走吧!”说完闪身来到我身后,用力推着我朝前走着。

来到院门前我嗖的一下就转过身,再次将她揽过来抱在怀里,低下头就亲吻下去。

夏菊姐开始还在挣扎,或许有些迷恋昨晚的舌吻,不知不觉的居然松开了双臂,任由我吸允着,没一会她反倒张开双臂也抱住我,香舌也开始配合起来。

“咩……咩……”一阵羊叫声从远处传来,一下子将我们从温存之中惊醒,吓得她赶紧推开我,小声说道:“老李头出来放羊了,别闹了!”

我嘿嘿一笑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说道:“姐,你的嘴唇太甜了,我还没亲够呢!”

说着又想扑上来,夏菊姐一跺脚抬手指着我,“臭小子,你是巴不得全村人都知道是吧,想亲就不能换个时候吗?”

这句话顿时让我惊喜万分,其实这不过是夏菊姐的缓兵之计,目的也是想让我赶紧离开。

但我却信以为真诡笑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晚上我再来!”

“行行,我的小祖宗只要你现在走了,以后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行了吧!”

听着老李头赶着他的那鞭绵羊,越走越远后,夏菊姐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声说道:“咱们村的人一般都是听到老李头的羊叫后才会起床,你赶紧走吧!”

有了她的这个默许我也不再为难她,点点头,轻轻拉开门栓,探出头张望下四周,一条腿迈出去,却立马转身张开双手在她的胸前用力的抓了一把。

她嗔怪的抬手打开我的手,一脚就把我给踢了出去,扑通一下摔了个屁股蹲。

疼的我呲牙咧嘴,再看夏菊姐却是笑的花枝乱颤,咣当将院门关上自己靠在门板上,心还是在砰砰砰直跳,脸颊也有些发烫。

我爬起来看了一眼后,这才转身大步流星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很少会起这么早,清醒的空气嗅闻着都是如此的心旷神怡,看着路边的砖瓦房,一草一木,甚至平日里那烂泥洼看着都不再那么讨厌。

脚步轻盈的回到家中,一晚上也没怎么睡,躺在床上回想着昨晚的一幕幕,脸上带着笑进入了梦乡。

而此时的夏菊姐却不能再睡,要开门做买卖,打扫着卫生尽快让自己骚动的心平静下来。

躺在床上的春草这才掀开被子,大汗淋漓,浑身湿漉漉,被子也潮乎乎的躺着不舒服,刺溜一下就钻进了我之前睡过的那个被窝。

甚至还用小鼻子嗅闻着,好似在找寻我的气味一般,不知不觉的终于睡着了。

收拾停当的夏菊姐回到屋里,看到床上的春草也无奈的叹口气。

不是春宵短,日上三竿,殢人犹要同卧。我跟春草都差不多睡到过了晌午,不过我到时懒得起床,就躺着回味着。

春草起床洗漱一番后,怕是被春草盘问昨晚到底是真睡还是装睡,匆忙的吃了两口饭就跑出去。

夏菊姐正在前面店里收拾货架,看到后喊道:“春草,你干啥去?”

春草只好走过来说道:“娘,小枸哥肯定早饭午饭都没吃,我给他送点吃的过去!”,说着毫不客气的撕下一方便袋就朝里划拉着。

“死丫头,胳膊肘往外拐!”夏菊姐笑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idongla.com/love/ai3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