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爱情故事 > 正文

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绝品校医)宝贝我想让

08-23 爱情故事

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绝品校医)宝贝我想让你含着我

第5章

四目而对,那靳小小的眼眸中竟然还带着几丝泪水。

“闺女,你咋了?”老王大惊失色。

“叔,我害怕,你,你不是要给我看病么,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奇怪?”靳小小没做过那事,甚至连这方面的知识都懂的很少。

“别怕,叔叔不会害你的,你躺着别动就行。”也不能怪老王没有良心,只是这时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翻身上床,刚要解开靳小小的内裤,这时候,值班室的大门陡然响了。

“小小,你还在不在啊,好了吗?”

“来了!”靳小小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双眼,一把将老王推开。

“王叔,谢……谢谢你,我,我先回去了。”靳小小脸都红到了耳根,理智恢复,她刚才居然差点那个了。

她低着头穿上了衣服,连看都不敢看一眼老王,就匆匆地跑出了门诊。

老王一脸懵逼,这半路竟然杀出个程咬金?

 文学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脱内裤的事情也已经说明了,顶多是这其中的尺度没把握好,机会应该也还是有的。

“慢点跑,寒气已经出来了,回去喝点热水就好了。”

靳小小听到这声医嘱,诧异的回过头看了老王一眼,随后红着脸点点头。

“我知道了,王医生。”

随后她便打开门,一溜烟跑掉了。

……

第二天一早,老王就接到了儿子儿媳的电话,让他今天中午无比要回去吃中饭。

老王还以为家里有什么事,回去了才知道,原来儿子儿媳又给自己介绍了一个老伴。

老王原本不想搭理这样的老太太,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靳小小,哪里能看上这个皱纹明显的中年女子?

可是,没想到这个妇人竟然看上了老王。

吃过饭,屋子里就剩下老王和张姐,儿子儿媳借口上班,走走就走了。

“老王,你老伴走了十几年了吧?”张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老王套近乎了。

“还好吧。”老王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要说这个张姐呢,长得还算不错,毕竟是城里人,保养的不错,但是毕竟上了年纪,跟靳小小这样的女孩子是完全没法比。

“哟,那你可真不容易,一个人就把孩子拉扯大了啊。”张姐面露惊讶,刻意的夸赞老王。

老王实在不想理她,便点点头没说话。

老王的态度不算好,可是张姐一点也不介意,看着老王这么大年纪还有一身的腱子,她竟然有些意动了。

想她们这样年纪的人,那里还有那么多的矜持,此刻一边露出花痴般的表情,一边伸出手竟然在老王的胳膊上来回划了一下。

“你干嘛?”老王打了个机灵,皱眉看了张姐一眼。

“都多大人了,你还害羞啊,正好你儿子他们不再,不如我们……”这个张姐盯着老王健硕的身子,那是越看越欢喜,话没说完,她竟然跨步坐在了老王的腿上。

一对又肥又大的胸立刻怼在了老王的脸上。

“你,你,下来!”老王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张姐竟然是个荡妇!

老王虽然恢复了男人的雄风,可是那也得是在靳小小面前,此刻面对着这个老货,他那里能忍受的了,一把将她给推开了。

谁知这一推可惹了祸,他没想到这张姐居然是校领导的亲戚,他第二天就被罢了职,说他年纪大了,看病没以前稳妥,让他去做个宿管发挥余热,算是学校对老职工的厚爱。

老王给气的,但也没办法,因为他的业务水平实在不怎么样,要不然这年纪也不会只是个校医了。当年他是靠关系混进来的,现在别人靠关系把他弄下去,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好在因祸得福,他分配去的宿舍是女生宿舍,恰好靳小小就住那栋楼。

做宿管的收入不高,好在他可以利用职权在自己住的传达室开小卖部创收。

老王的脑子挺活的,他一心想着白占这么大一块福地,不占一下嫩妹子的便宜那太对不起自己了,于是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赊账服务,专对那些生活拮据的女学生下手,赊东西可以,但必须让我占点男女间的便宜。

经过靳小小那一次以后,他也放开了,觉得脸面不重要,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再不享点福这辈子就过去了。

还别说,这活儿让他玩得挺溜的,一时如鱼得水,欢畅淋漓,只是可惜没机会跟靳小小搭上线。

这天夜里,小卖部的小窗传来三长两短的敲击声,老王听到后一骨碌爬起,口水都流了。

门开,一个女生悄无声息的从门缝钻进来,软绵绵的身子挨擦着老王,他的裤裆一下子就鼓起来了。

进来的女生是老客户了,叫秦欢,长得不算非常漂亮,但一双丹凤眼很撩人,再加上身子丰腴异常,是老王的最爱。

她瞥一眼老王的裤裆,吃吃笑道:“王大爷,你可真行,我才刚来你就这样了,是不是最近没什么人来赊东西呀?”

老王一点不尴尬,还佯怒跟她说:“我说小欢,你都债台高筑了,一分钱没给我还过,怎么还好意思来找我呀?今晚你要不是来还钱的,那就请回吧,大爷心情不好,不想再做赔钱买卖了。”

秦欢一听急了:“那可不行,我今晚非赊不可。”

老王一点脸面都不给,推着她往外走说:“说不赊就不赊,你都欠我两千多块了,我这是小本生意,哪经得起你这么折腾。”

“哎呀!不是了,王大爷,你就行行好吧,我今晚必须得赊,要不然觉都睡不好。”

秦欢挣扎着。

老王掰着手指一算,问她说:“你家亲戚来了?”

“嗯!”秦欢点头。

她的情况比较特殊,別人来事还能问舍友借来应急,她不行,对很多型号的姨妈巾都过敏,只有老王这老中医特意给她准备的才能用,所以老王把她的日期记得比她自己还清楚。

老王叹口气,问她说:“那你今晚准备怎么赊?我可跟你说好了,因为你信誉不好,不出点血是不行的。”

老王这话一下子就把秦欢给逗乐了:“王大爷,別的时候我还真没血给你,今晚要多少有多少,你说个数,我给你挤。

第6章

“去去去,我老王才不要那些晦气的东西。出血的意思是说,平时咱们交易的方式行不通了,你得让我更进一步。”

“王大爷,你越来越色了,你老实跟我说,是哪个小狐狸精把你的瘾勾起来了?你这样可不行,都一把年纪了还乱来,万一吃不消怎么办?”秦欢揶揄着拿勾人的眼睛瞟他。

老王一挺腰说:“我吃不消?你是没见过我老人家的厉害,年轻的时候,我一晚上能弄八回,回回不少于半个小时,不信你试试,就是现在我都能把你弄哭。”

秦欢看着他鼓鼓囊囊的裤裆笑得不行:“王大爷,您就別吹牛了,就你那老腰,两分钟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

老王被激得急了,拉她手放自己裤裆上说:“你感受感受。我不行?你们年轻人可別瞧不起大爷,就是体力不够,凭我的经验,想把你弄舒服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简单。”

秦欢本来是不信的,手一握到老王,眼睛顿时大了,舔着嘴唇喃喃道:“这也太大了吧?王大爷,你往里头塞黄瓜了?”

老王一瞪眼,话不多说,直接把她的手塞到自己裤子里头。

“我的天哪?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吓人的,你还是人吗?”

老王得意洋洋:“现在信了吧?”秦欢把他握得挺舒服的,他想得紧了,跟秦欢说:“这样,你要是让我弄一次,这个月的账可以一笔勾销。”

“你小不小气呀?”秦欢把手抽出来在老王身上使劲擦,白老王一眼说:“这个月我最多赊你两百块钱东西,两百块让你弄一次,外面的小姐都没这么便宜吧?”

老王干笑道:“那再减两百。”

“王大爷,你当我是出来卖的呢?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姑娘,跟你这么赊东西是可怜你这么大年纪没老婆。再说了,就算我愿意,今天也不行啊!我家亲戚还在呢,你就不嫌晦气?”

“那倒也是。”老王苦笑。

“啊!不对,你刚刚占我便宜了。王大爷,做人要厚道,报酬我已经付了,你是不是该把东西拿给我呢?”

老王眼睛都大了,吹胡子瞪眼:“刚刚是你摸我,又不是我摸你,怎么就我占你便宜了呢?”

“那是你拉我手摸的。我不管,报酬已经付了,你赶紧给我拿东西,要不然我跟其他姐妹说你做生意不讲信用。”

老王还真被吓住了,但并不死心,想想涎着脸说:“这样,既然你摸都摸过了,手就不用擦了,你帮我弄出来我就给你拿东西,要不然我可以拿其他东西给你,姨妈巾不行,太贵了。”

秦欢气鼓鼓的瞪他:“老流氓。”完了不再擦手,跟老王说:“你是站着还是到床那边?”

老王高兴坏了,说:“就这里吧,你快点。”说着他唰一下就把里外两层裤撸下来了,挺着狰狞对着秦欢。

用手度量跟亲眼见到又是另一番感受,秦欢瞧着老王倒吸一口凉气,就像着了魔一样蹲下握住,感受着老王的冲动,她的心也是扑通扑通狂跳。

愿意用这种方式赊东西的又有几个是正经女孩,她是享受过男人的滋味的,而且她个人需求很大,所以见到天赋异禀的老王,还是有些意动的

只是老王年纪这么大了,她又怕老王吃不消,所以没敢下手。

以前她有一个姐妹就是跟一个有钱的老头滚床单,直接把那老头给玩死了。

有前车之鉴的一般都谨慎。

老王被握住,舒服得都想叫出来了,瞧着秦欢红艳艳的近在咫尺的小嘴儿,他情不自禁的往前一杵,惊得秦欢倒退一步差点跌倒。

白老王一眼,她凑近嗅了一下说:“不行,你这味太浓了,我只能用手帮你。”

老王一听就知道她愿意,试探问说:“要不我洗洗?”

“不要,我刚吃完夜宵。就这样吧,你要不愿意就拉倒。”

“那行吧。”老王不敢逼她太紧。

秦欢边弄边说:“王大爷,咱们是不是发展太快了?以前咱最多隔着衣服摸一下,这样下去,以后谁敢找你赊东西呀?可不是每个女孩都跟我一样有爱心,愿意关爱老年人的身心健康。”

说什么都是扯淡,老王喘着粗气说:“那我谢谢你了。我也不是有意这么做的,主要是你老不还钱,这钱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要得回,总得拿点好处吧?”

两人边弄边聊,秦欢手都酸了老王还没完,她气鼓鼓的说:“我说王大爷,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別控制啊,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老王嘿嘿笑道:“不是跟你说了我很强的吗?没控制,我这是正常情况。你要想快一点的话,得来一点別的刺激。”他视线落在秦欢的高耸上。

秦欢身上就穿了套睡衣,可爱的卡通图案,看不出里头打没打底。

她一看就知道老王想干嘛了,啐老王一口说:“不行,那样我太吃亏了。”

老王一舔嘴唇说:“你要是让我把手伸进去,別说呆会儿给你赊的东西,就是上个月的债都可以一笔勾销。”占人女孩这么大便宜,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你说的啊!不许反悔。”

老王手一进去,顿时舒服得不行。

底下果然是真空呀,他一激动,劲儿就使大了,秦欢疼得咝咝抽凉气,叫道:“王大爷,你轻点,你想把我捏爆呀?我又不是充气娃娃。”

本来秦欢是无声无息的给他弄,他一上手,秦欢什么声音都来了,听得老王很快就受不了了,滋一下落在秦欢的脸上。

猝不及防,秦欢嘴都遭殃了,她愣了下才呸呸吐着口水,骂老王说:“你脏不脏呀?怎么来了也不告诉我。”

老王挺不好意思的,拉好裤子说:“我给你拿条毛巾洗脸。衣服上没有吧?”

“幸好没有,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把秦欢送走后,老王只觉得浑身舒坦。

看来加尺度是可行的,就是有点费钱。

可尝过一次鲜后,女孩们好像约好了似的,很长时间都没人来赊过东西。

这天晚上,老王憋得难受,正自己躺在床上玩,信号不期而至。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idongla.com/love/ai2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