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爱情故事 > 正文

乖一会就不疼了很快的 撕开她的红裙 大手揉捏

07-22 爱情故事

乖一会就不疼了很快的 撕开她的红裙 大手揉捏(死亡媒介)

第4章:惊吓(下)


我想要踹她,可孙雅的两只手死死的按着我的腿,我根本就动不了。



 文学

这时孙雅顺着我的两条腿往我的身上爬,爬到我肚子那的时候我感觉肚挤眼一凉,好像孙雅在我肚脐眼上按了一下。



随后我就感觉有一股凉气从我肚脐眼处下滑,直接钻进了我裤裆里,接着一阵舒爽便传遍全身,玛德,跑马了。



“青子,谷青,你在哪呢?”



这时堂哥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急忙大叫,然后我就看到长香上的红头快速的朝我移动,堂哥终于出现了。



“青子,你没事吧?”



见我和女尸倒在地上,堂哥急忙把长香插在孙雅脑袋边上的土里,然后他将我扶了起来,我则是指着他的鼻子大骂:



“谷宏,你狗日的想要害死我是吗?你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我差点被女尸给弄死。这女尸你自己弄吧,我特么可不管了。”



刚才被女尸给吓了一下,我把所有的恐惧都化为了怒火,朝着堂哥发了出去。



“青子,到底咋回事儿?你和我说说。”堂哥不停的安慰我,等到我情绪稳定了之后才朝我问道。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而堂哥则是微微一笑,说道:“这怎么可能,女尸怎么会活了?我看你是害怕到了极点,出现了幻觉。”



这货居然不相信我说的话,我想要辩解,而堂哥则是摇了摇头,说:“青子,咱别自己吓自己,赶紧走吧,得加快速度了。”



“赶紧回去?要回你自己带着女尸回,我不干了。”



玛德刚才我被女尸吓的尿了裤子,又跑了马,堂哥居然还让我带着女尸走,我哪能同意。



“青子,你可不能这个时候不干呐,我一个人怎么带女尸回去?”



堂哥规劝我,而我则是不为所动,拿起他扔在一边的铁锨和锄头就打算走。



“青子,你先别走,你知道咱们把这具女尸带回去能赚多少钱吗?”



拦着我,堂哥的眼睛里直冒绿光。



我诧异的摇了摇头,而堂哥则是朝我伸出了两根手指。



“两万的确不少,但这事儿太吓人,我还是不干了。”



一晚上赚两万这的确是挺多的,可这种惊吓我受不了。



“傻小子,是二十万,只要咱们把这具女尸给弄回去就能赚二十万,到时候咱俩一人一半。”



“二十万?”



被堂哥的话给吓到了,我做梦都没想到弄一具女尸回去居然能换二十万,而我能得到一半,那就是十万。



如果按照我当前的收入,就算不吃不喝恐怕也得挣上十来年,还得是这十年都是好年景。



一晚上的收入就能顶上我十年,难怪堂哥穿金戴银的,花钱那么大方,做这行简直就是等于弄了台印钞机回家。



“青子,你爸中风,基本都瘫在床上了,难道你就不想给他治病?还有,你也到了找女朋友的年龄了,但有哪家女孩儿愿意嫁给你这样的?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你穷,只要你有钱了,那女孩儿还不可着劲的挑,想要什么样的就娶什么样的。”



堂哥的话让我很心动,他说的一点都没错,为什么没有女孩儿看上我,就是因为我实在是太穷了。



而且我爸的病越来越重,去年还能颤颤巍巍的走,但今年几乎都是瘫在床上的。



古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活着干吗,不就是为了赚钱吗?



“真有十万?”



抬头看向堂哥,我问他,堂哥则是笃定的点头,说他骗谁也不会骗我。



“那行,咱们就把这女尸给弄回去,但我不扶着她了,该换你了。”



钱固然是有吸引力,但刚才我实在是被吓的不轻,只想离女尸远远的。



笑了笑,堂哥便说我在前面引路吧,把女尸身上掉下来的长香捡起来插好,堂哥也在自己身上插了一根。



我则是把自己的那个长香拿出来,又将堂哥的背包背在身上,在前面引路。



堂哥的背包很沉,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我们两个一路朝村子里走,每走一会儿我就会回头看看堂哥,确定他在跟着我然后再走。



夜里十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村子,看看四周没人,我们两个便带着女尸悄悄的进了村长家的后门。



门是村长特意留的,堂哥让我关上,然后去敲村长家的房门。



敲了两声里面就传来了脚步声,而后村长开了门。



看到我之后村长微微一愣,不过他也没说什么,示意我们进去。



一进了村长家屋子我吓了一跳,屋子里放了不少纸人,每个纸人都浓妆艳抹的,也不知道这是要干啥。

第5章:配阴婚(上)


更让我惊诧的是他屋里居然摆了一口大红的棺材,村长的婆娘正拉着他那个傻儿子,而此时那个傻小子正往棺材里爬,说是要进去玩。



“咦?谷青,你也来陪我玩吗?”



村长的儿子叫马壮,看到我之后立刻就问我,我则是笑着点头。



其实马壮以前不傻,也不知道是不是村长这狗日的坏事做的太多,报应到他儿子身上了。



马壮和我的年纪差不多,我们两个是发小,七岁那年马壮掉进了河里,捞上来之后没多久就变得傻乎乎的了。



医院不知道看了多少都不管用,后来村长找了个神婆,那神婆说马壮掉到河里去的时候被水鬼给勾走了魂,所以才变傻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堂哥把女尸扶进来之后直接就放在了红棺材里,然后坐在一边的凳子上喘着粗气问村长新房布置好了吗。



见村长点头,堂哥便说十二点的时候正式拜堂,随即朝我摆了摆手,带着我进了村长家的另外一个房间,也就是所谓的新房。



新房是马壮平时住的地方,此时已经布置成了喜房,只是原本应该是红色的东西都换成了白色。



房间正面的墙上贴了个大大的喜字,在喜字的下方放着一个供桌,供桌上摆了不少吃食,但无一例外也全部都是白色的。



屋子的上方扯了许多道白绫,这哪里是结婚,分明是在办丧事。



房间里也有许多的纸人,这些纸人没有像村长那屋的纸人浓妆艳抹,很是素朴,素朴到连脸上的五官都画的很简单。



更让我震惊的是马壮的床居然换成了一口大号的棺材,棺材刷的是白漆,看上去十分的瘆人。



堂哥告诉我说办阴婚要以死人为主,所以才会弄成这幅样子,不然的话可能会出事情。



他所说的出事情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想要问问但堂哥说以后会慢慢告诉我。



从窗口望出去,马壮家的前院里也张灯结彩,和马壮的房间一样,也都是白色的装饰,同样杵着很多纸人。



幸好村长家的大门紧闭,要是被路过的村民看到,那还不得以为村长家死人了啊?



不得不说村长对他这个傻儿子可真不是一般的疼爱,光弄这些东西恐怕就得不少钱。



村长这个家伙是个很能捞钱的家伙,从他上任之后就开始剥削村里人,到后来卖村子里的地,这些年也不知道贪污了多少。



“马叔,等下你和婶子帮大壮把衣服换了,记着,一定要换白色的新郎服,不能沾一点其他的颜色。”



堂哥嘱咐完之后便让村长找来几包白蜡烛,分别点燃之后先在那口白色的大号棺材的周围摆了一圈儿,然后又在供桌的周围摆。



到最后他顺着供桌和棺材之间摆出了一条路,又在门和供桌之间摆了一条。



这期间堂哥并没有让我动手,只是让我看着,弄好了之后他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去了村长那屋。



此时马壮已经换好了衣服,纯白色的新郎服,可怎么看怎么像孝服。



估计是不舒服,马壮不断的撕扯,而村长和他婆娘则是在一边劝,说过一会儿就能脱下来了。



“大壮,你今天娶媳妇高兴不?”



这时堂哥朝大壮问了一句,大壮傻乎乎的点了点头,脸上现出了浓浓的笑意。



“娶媳妇就要穿这样的衣服,不然媳妇就娶不到手了。”



一听堂哥这话马壮真就不撕扯那衣服了,村长和他婆娘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而这时马壮则是不断的揉着眼睛,显然是困了。



“还有半个小时十二点,青子,你帮新娘把衣服换了。”



朝村长婆娘要了一套白色的新娘服,堂哥扔给了我,我心说干嘛让我换啊?



不过一想到办完这事儿就能赚十万块,我还是点了点头,而堂哥他们都走开了,把我自己留在了村长的屋里。



用堂哥的话说我现在就是新娘子的牵引人,所以只能由我来负责帮她换衣服。而且换衣服必须得在那口大红棺材里,也就是说这口棺材是新娘子的换衣间,至于周边的纸人都是伺候新娘子的丫鬟。



我不明白牵引人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牵引人,但堂哥的话我不能不听,所以便拿着衣服走到了棺材前。



之前经历的那一幕还让我心有余悸,所以我对孙雅还是十分惧怕的。



好在孙雅眼睛紧闭,一副很平和的样子。



深吸了口气,我对孙雅说道:“孙雅,我是你的牵引人,要给你换衣服,要是有什么得罪的话你可千万别怪我。”



嘴里念叨着,我将孙雅扶起来,然后便开始脱她的衣服。



此刻我没有丝毫的旖旎之念,只想要尽快把衣服给她换了。



孙雅的皮肤很白,不是那种有光泽的白,而是惨白,看着很不舒服。



于是我就干脆闭上眼睛给她穿,正穿着,我感觉自己的手腕一紧,睁眼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本文《死亡0媒介》全文在线阅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ask.nidongla.com/love/ai1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