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爱情故事 > 正文

口述激情做爱的故事《二婚谋爱》小说中描写床

07-22 爱情故事

口述激情做爱的故事《二婚谋爱》小说中描写床戏的片段

第4章 前一秒柔情后一秒绝情


 文学

  不管怎么样,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孙子,她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吗?

  “我绝情?”张巧慧怒声道,“从你嫁到我们周家,你为这个家付出了什么?你们娘家人隔一段时间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事,哪一回你们需要钱不是子轩出的?还有你,这么大人了,怀了孕都不知道,现在孩子没了,你怪到我头上了?”

  林夏眼睑低沉,是,这一年爸爸生病,隔三差五的需要医药费,周子轩出了不少钱。

  “可我没有尽心尽力的为这个家付出吗?每天一日三餐的伺候你们,难道这些你都看不到吗?”

  “你只不过是做饭打扫卫生而已,就是请一个保姆,也比你做的多,还花不了那么多钱。”

  林夏的心因为她的话一点一点的凉了。

  她以为生活在一起三年,婆婆就算不喜欢她,看在她这些年的努力上,至少会慢慢的接受她,可她错了。

  在张巧慧的眼里,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周子轩用钱买来的。

  “行了,别说废话了。”旁边的穆清不耐烦的说,“从上大学开始我就喜欢子轩,可不管我做什么,他的眼里始终容不下我,只要是我穆清想得到的,不管是人还是物,我都会得到。”

  说着她靠前一步,离林夏只有一公分距离的时候顿住,冷笑一声,“知道为什么三年你都怀不上孩子吗?”

  “什么?”林夏被她的话说懵了。

  “那是因为我让阿姨每个月都在你的饭菜里放三次避孕药,因为不知道你的安全期,所以隔十天就会放一次,以此确保你绝对怀不上孩子,只是没想到,你爸生病,你回娘家待了两个月,一次没放,你就怀孕了。”

  “你!”林夏顿时怒了,猛地坐起来,却不想扯痛了肚子,疼的她龇牙咧嘴。

  身体由于没有坐稳,一下子摔倒了后面的床架上,后背顿时像撕裂了一样。

  倒吸了一口凉气,手指紧紧抓着床沿,她惨白着脸问,“竟然是你们……”

  她一直觉得奇怪,怎么可能会三年都怀不上孩子,她去做检查,医生还问过她有没有吃避孕药,她怎么能想到,竟然是婆婆和闺蜜联合给她下药。

  “是我们又怎么样?老实告诉你吧,从一开始我就不赞成你和子轩在一起,现在你跟别的男人睡觉,就更不能做我的儿媳妇,你们俩趁早离婚,否则我就起诉你。”张巧慧没有一丝害林夏没了孩子的愧疚,反而越发咄咄逼人。

  “起诉我?”

  “对,这些是你出轨的证据,如果等到法院判的1那一天,你就会什么都得不到。”

  接过张巧慧手里的照片,林夏的心一点一滴的下沉,为了让她和周子轩离婚,竟然连这种手段都用上了。

  照片里面是前天晚上那个满嘴蒜味的男人和光着身体的她,只不过,脸是她的,身体却不是她的。

  无力一笑,看来,她们今天过来是做足了充足的准备了。

  林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许久之后沉着脸问,“子轩是什么意思?”

  “他当然是听我的了,穆氏集团最近在选副总,穆清可以帮助他,所以为了他自己的前途考虑,他必须和穆清在一起。”

  林夏勾唇一笑,含泪看着眼前她看得很重要的人,一个字没说。

  许久之后,她抬头,盯着她们一字一句的说,“要我离婚可以,让周子轩亲自来跟我说,否则我不会签字,你想要起诉那就起诉好了,刚好,我也有周子轩出轨的证据,大不了大家一损俱损,谁也别想好过。”

  “你说什么?”穆清瞪大眼睛看着她。

  子轩出轨的证据,她怎么会有?

  穆清似乎不相信,眼睛一直盯着她看。

  看她惊讶的表情,林夏一脸淡漠,“那天早上看到你们,我就立刻拍了照片,如果你们不让他来见我,那就法院见,就凭你们做的这些事情,想让我净身出户就不可能。”

  其实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林夏心里很没底,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照片。

  那天早上她整个人都懵了,哪里顾得上拍照片。

  只是她们逼着自己离婚,没有办法,只能用权宜之计。

  尽管她和周子轩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但她不想在这两个人面前服软。

  穆清低眉沉思一会,突然笑了起来,“你不会以为叫来子轩,他就不会跟你离婚吧,你想错了,我们来之前经过了他的同意,他不好意思面对你,所以才让我们来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给他问问。”

  林夏脑袋嗡的一声响,不可置信的看着穆清,竟然是周子轩让她们来的?

  不,这不可能!

  前天他还拉着她苦苦挽留,说什么也不肯离婚,仅仅一天的时间,他就改变了态度?

  越想心里越慌,林夏颤抖着手拿出手机给周子轩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她急忙问道,“妈在医院,她让我签离婚协议书,你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边,周子轩没有说话,林夏安静的等待。

  等了两分钟后,周子轩才说,“对不起,坐上副总的位置对我的事业帮助很大,我……”

  “我爱过你,但你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我……我很介意,你赶紧签字吧,看在我们在一起五年的份上,我不会让你净身出户。”

  “如果我不签字呢?”

  “那就走法律程序。”

  听着电话里面传来的忙音,林夏手指无力滑落,双目空洞的看着眼前怒目圆瞪的两个人。

  这一场仗,还没有开始,她就已经输了。

  没有得体的工作,没有有力的证据,不签字就起诉,如果起诉,她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一根草都带不走。

  “现在相信了吧?”穆清再次从包里拿出一张离婚协议,“早就知道你会撕,所以我多打印了几张,你要是不怕麻烦可以接着撕,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大脑逐渐冷静下来,林夏抬头对上她的目光,面无表情的说,“你们把我害这么惨,还想让我离婚?别可笑了,我告诉你,我不离,你们有本事就去起诉。”

  “你!”穆清气的咬牙切齿,“好,你不识好歹,也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大家走着瞧。”

  张巧慧也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最后瞪了她一眼,跟着穆清走了。

第5章 爸爸手术病发


  一周后,林夏出院。

  这一周里,周子轩没有来过一次,她打电话想约他出来好好谈谈也被拒绝。

  病房里,床上是收拾好的住院时的私人用品,林夏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天空心里一阵酸涩。

  周家她回不去了,就算死皮赖脸的回去,也会被张巧慧赶出来。

  可娘家……

  父亲上个月才做了手术,出院没几天,这个时候要是回去,他们肯定会担心。

  想到此,她摸了摸口呆,空空如也。

  这些年在周家,周子轩虽然平时也给些钱,但她都用来维持家务。

  现在真的需要用到钱的时候,才发现一毛都没有。

  想到什么,她拿起手机给吕笑笑打了过去,这个时候,只能求助唯一一个真心当她是朋友的人了。

  只是电话响了很久也没有接通,她这才想起来,吕笑笑去法国参加服装周了,得一个月后才能回来。

  正在她犹豫该去哪的时候,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是妈妈。

  “小夏,你爸爸……”

  母亲的哭声立刻让林夏乱了神,她紧张的问,“我爸怎么了?”

  “手术后遗症,刚刚又被送到了医院,医生说要再次做手术,要我们赶紧交钱,可是,我们家已经把所有的钱都用来给你爸看病了。”

  “你先别急,我现在就过去。”来不及问其他的,林夏挂了电话,拿上东西就赶紧往父亲的医院走。

  她住的这家医院离市中心比较近,而林夏家在城中村,相较她来说还有一点距离。

  到了医院门口,她才发现身上连打车的钱都没有。

  一时间着急的不知该怎么办,就在她气的原地转圈的时候,一脸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了她眼前,驾驶座上的男人打开车窗。

  “上车。”

  顾庭筠!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是专门来找自己的?

  林夏戒备的看着他,没有上去。

  “放心,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猥琐,看你又一个人在这等车,好心送你一程。”

  林夏有些犹豫,却还是迟迟不肯上车。

  “别忘了,我说过让你随叫随到,你还要对我负责。”

  林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火急火燎,他却跑来让她负责,这人脑子真的有病!

  懒得理会这个闲的没事干的男人,林夏越过他就要走,却不想顾筳筠推开车门下来。

  “上车!”

  不等她反应,不由分说的把她手上的东西放在后面,然后把她塞到了副驾驶上。

  “你……”

  林夏挣扎着下车,被顾庭筠用力一按,“如果不想成为焦点人物就给我安静坐着。”

  四下看了看,有不少人往他们这个方向看,心里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好坐着了。

  谁让顾庭筠是晋城的名人!

  坐上车后林夏紧绷,对她来说,顾庭筠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那天醒来的事情到现在都不愿想起,那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提醒着她这个不堪的污点。

  “去哪儿?”

  沉思间,他的声音传过来了,眼睑微沉,最终说道,“仁爱医院,麻烦快点。”

  算了,她现在没钱,打车也没法打,能有免费的顺风车搭也算是省事了。

  瞥了她一眼,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如同离弦的箭窜了出去,吓得林夏立刻抓住扶手,一双眼惊恐的看着前方,不过她焦急去医院,也没有让他减速。

  在车内尴尬的氛围下,仁爱医院到了,林夏推开车门,不顾身体的虚弱跑进了医院。

  看着她瘦弱的风一吹就倒的背影,顾庭筠眼眸紧紧眯起。

  到病房的时候,林夏妈妈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这可怎么办啊?你爸爸要是走了,我也不活了。”

  林夏心里一阵抽痛,拉着周兰的手,尽量压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妈,你冷静点,我们一起想办法,我一定会救爸爸的。”

  周兰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

  林夏心里着急,于是问,“需要多少钱?你告诉我。”

  “医生说手术费需要二十万,咱们家没有那么多钱?这可怎么办呀?就是把房子卖了也凑不了那么多钱呀。”

  林夏看着周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自己却帮不上忙,就特别痛恨自己没有工作,没有积蓄,眼看着家人的痛苦却丝毫没有办法。

  如果她不放弃工作在周家当全职太太,那么她一定会解决爸爸的手术费,然而,现在的她,只能听着妈妈的哭诉心如刀割。

  “你等我,我这就去拿钱。”

  不想再次找周子轩借钱,也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后,张巧慧不可能同意给她钱,可是,没有办法了,在这样无助的时候,她只能求助周子轩。

  转头,一不小心撞到了顾庭筠怀里,揉着脑袋抬起头,林夏有些恼火,但一心念着手术费,没有理他就接着往外面走。

  刚走了一步,顾庭筠拽住她的胳膊,声音清冷,“怎么,柳婉容指使你爬到我床上,就没给你报酬么?以她的能力,区区二十万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

  本不想理会,他却一再纠缠,林夏终于忍不住了,用力甩开他的手,怒声道,“顾先生,我很感谢刚才你能百忙之中送我这个身份低微一穷二白的人来医院,但如果您没有事,麻烦你离开,你也看到了,我爸爸等着我找钱做手术,我没有时间跟您这种大忙人聊天。”

  该死!

  顾庭筠暗恼,手下用力一拽把她按在墙上,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高大的身躯压在她面前,沉声道,“你这么跟我说话是在玩火。”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林夏心里本就烦躁,他又死缠着不放,顿时就火了,猛地推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的不肯落下。

  “我已经解释过了,那天是个误会,我没想爬到你的床上,如果我知道那间房子住的是赫赫有名的顾庭筠,我宁可被药折磨死也不敢进你的房间,你要我负责,你觉得我要钱没钱,要身份没身份,能对你负什么责?”

  顾庭筠楞了一下,看着她眼底倔强的泪水,心猛然抽痛。

  他这是怎么了?

>>>>本文《二婚0谋爱》全文在线阅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ask.nidongla.com/love/ai1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