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问答你懂啦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08-30 短篇小说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深深师徒情(繁体)

她“唉——”地叹口气,拿起桌子上的三角裤递给我,我欲穿时,她又夺回放在桌子上。随即,她蹲下身体,我低着的头看到她的脸面正对着我的阴茎,只见她将她的背包放在地下,双手很轻柔地握着我的阴茎套弄起来,我惊骇的不敢喘气。她根本不理会我,专心地套弄着阴茎。快感使我恢复了神智,我感觉她两手像书夹那样夹住阴茎,稍稍用力地上下搓动着,搓动仅几分钟吧,我就忍不住地低声的呻吟着,可能她听到了我的低吟声,她一只手紧握阴茎,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摸龟头,我觉得我兴奋的快感在平静。这时,她双手放开阴茎,从她的背包中拿出一包餐巾纸,抽出几张纸平摊在我大腿上,随即,她一只手又抓着阴茎一紧一松地挤压着,我的阴茎变得更坚硬了,此时,她的手开始从上往下按摩阴茎,到达根部时放手,另一只手接着从上往下按摩阴茎,就这样双手交替着有节律地进行,高涨的快感从阴茎传布全身,我感到龟头在颤动、暴涨,当阴茎开始阵阵抖动时,她一只手稍加用力挤压着阴茎,另一只手拿起平摊在我大腿上的纸。我终於在快感中喷射了,她手上的纸轻贴着龟头接住射出的精液。

当她站起身体时,只见她两颊绯红,高耸的乳峰频频起伏,口中急促地喘息,我喃喃地叫道:“师、师傅,、、、、、、”“什麽都别说,”她打断我的话,眼睛仍然望着他处,发出慌乱的颤音:“我先走了,你也马上回去。”说完,她拎起地上的包走了,始终没看我一眼。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我不敢面对她。我心烦意乱地在床上躺一会,又坐起来,再躺下,过一会又走到室外公共阳台上,本来昨夜没入睡,所以头昏沉沉的。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深深师徒情(繁体)

突听到手机乐声,一看萤幕是师傅打的,我轻叫一声“师傅”就不敢再出声,“你怎麽不上班?”“我身体不舒服。”“哦,你在那?”“宿舍。”“你休息吧。”师傅就挂断电话。

我昏睡中忽听:“睡觉也不关门。”我睁眼一看,师傅已站在床边,我惊慌地翻身坐起,迅即埋下了头。“怎麽啦,大男人像小女人似的”她手掌托起我的下巴:“脸通红的,不是发烧吧?”摸了摸我的额头:“不烧呀,哦——,是害羞。”我不自在的笑笑,“是为昨天的事?”“师傅,别提了。”“你那是男人正常的事呀,害羞害臊的应该是我呀,、、、、、”她这句话刚出口,她的脸瞬间红的像苹果。我鼓起勇气说:“谢谢您,师傅!”“就你知我知呀。嗯!”我呆呆的望着她,她刮着我的鼻尖说:“是我俩的秘密,记住啊。”我点点头,“现在一起去吃饭,下午上班吧。原来我一人在40平米办公室工作不觉孤单,你进入我办公室工作,我也没觉得多点什麽,可是你今天没上班,我还真觉得孤单,就来找你了。”不等我说话,她接着说:“快洗漱、换衣吧,我在车上等你。”

我和她吃饭後就回单位,车停时,她嘱咐我:“言谈举止像往常一样,不要‘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自我紧张,使人猜疑。”我认真点点头。

到办公室我刚起动电脑,师傅叫我,我走到她办公桌旁边,她说:“这些简图是我这几天设计的,我发在你邮箱里,你计算各相关数据。”我一看,这够我忙活一阵了,我明白她的良苦用心,她是怕我闲着瞎想。

可是,晚上躺在床上,我仍然不能入睡。昨晚是因羞愧、不安而心浮气躁不能入睡,现在,昨天至今天的事像放电影似的在脑海翻腾,回味师傅为我手淫,不,是手交,我的阴茎迅猛勃起,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想着女人而勃起阴茎,我明白,这是意淫。我这是怎麽了,第一次出现意淫的对象竟是大我15岁的师傅,我心里骂着自己是混蛋,可是手又很自然的套弄着阴茎,脑袋瓜里幻觉这是师傅的手。、、、、、、猛然间,我从床上跳下,冲进浴室放开水冲刷着,躁动的心慢慢平静了。

连续三个晚上都是这样的在回昧中享受快感,同时倍受煎熬。体格强壮的我感到头昏沉沉的,白天上班总是强打起精神。

二“手交”的第四天,下班时,师傅叫住我,她去门口关好办公室的门,返回到我面前,“你这两天又怎麽回事?”“我、、、、、、我这几天晚上没睡好,”

“为什麽?”“我、、、、、、我总梦见你。”“噢,梦见我?干啥?”“我梦见你,你、、、、、你在帮我、、、、、、晚上难受,不能入睡。”我不敢往下说,可是阴茎却在这时挺举起来,将裤裆撑起一座山包。她一定看见了这山包,“你每晚在发泄?”“没、、、、、、没有,就是不停的冲澡。”

“你呀,唉——”她走近我,将我的腰带解开,连同三角短裤脱至小腿肚,双手握住阴茎套弄片刻,“你脱下裤子,坐到皮椅上。”她边说边到她办公桌拿来她的背包,又顺手拖来一个有轮子的小皮椅,她边从包里拿着东西边说:“你把你的椅子调高”,我调好椅子坐下,她滑动椅子与我对面而坐,手中的湿巾套着阴茎擦拭,“这几天真的没射?”“嗯,我忍着,”“你经常自慰?”“不是,一个月2、3次。”“我们女人每月才来‘经’一次,你每月来‘精’三次呀。”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深深师徒情(繁体)

她调笑道,我也跟着笑。此时,我的阴茎变的很坚硬,她丢下湿巾,双手一紧一松地揉搓阴茎,“你几岁开始的?”“15岁,上初三,”“记得第一次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问答你懂啦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nidongla.com/duan/xs2987.html